這幾次的文章
都是在連載這篇- 銀甲騎士

也因為這樣 我又反覆的看了很多次
思考了很多問題.............

對大家而言  什麼是一本好書

是書腰上很多人推荐的那種
還是得過很多國際大獎
不然就是書店中  陳列在排行榜上的那些書呢?

但 對我而言 真正好的文字作品

是那種  不管經過多少年

你會反覆的回去翻閱這本書

甚至反覆看完後   跟當初看完書的想法完全不一樣了

還體會了更多東西   或者更多不一樣的感覺

這就是一本好書 

一本書的價值 不是在於定價

更不在於 它的銷量  和評價

畢竟   這是一件很主觀的事情

就像很多人   看同一部電影

大家體會的東西也不一樣

有些人單純湊熱鬧,    有些人是因為票房高,好奇心使然

有些人看完後 想到自己的故事  而做出某些決定

更特別的是    有的看完後衍生出來更多的創作出來

電影    它是一個龐大的娛樂工業所生產的產品

劇情帶給人們很多的故事   很多的啟發   而這些效應都是當初無法預料和設定的......

書也是一樣

這些作家在寫作時 也沒有料想到 這樣的敘述手法  這樣的一本書

會影響哪些人 ......................

我不知道銀甲騎士這篇文章

有沒有讓一些人 感受到什麼

這些都不重要

只要大家用很寬容的心   去看待每一個字句

讓他深埋在你心中

或許 過幾天 過幾個月  甚至過幾年

你再次看到這本書

你會被它感動 也不一定................

 

銀甲騎士  最終回

()

這裡原本只有一棵樹和一面湖,四周便是無邊無際的孤靜和黑暗。

唯一的光亮來自於湖底,光亮的範圍大約是半徑三十公尺的圓,走出這個圓,就看不到任何東西了。

湖面妖嬈瀰漫著白煙,湖水冰涼刺骨。

樹直衝天際,多高不知道,因為天是黑的。

幾天前,或許是幾個月,抑或是幾年前,正確的時間不知道,但這個問題並不困擾著樹和湖,

因為她們一開始就待在這裡,而且會一直待到最後。

感到困擾的是銀甲騎士,因為某一天他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然後就一直努力的找方法離開這裡,但並不成功。

所以他認為應該要先找出,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被困在這裡。

銀甲騎士打個冷顫,醒來。

大多數的人都認為這堅固且閃閃發亮的盔甲很保暖,但其實不然。

銀甲騎士翻了個身,讓久臥的身軀伸展一下,然後輕輕的嘆一口氣。

─那一雙眼睛到底是誰的呢?

那雙充滿怨恨的眼睛,彷彿非置他於死地般的充滿憤怒。

誰會那麼恨他呢?

銀甲騎士想了一下,不自覺的笑了出來,誰不恨他呢?

這些日子,只要是醒著,他都在想這個問題。而所有的一切就像挖掘到的井水,不斷的湧出、湧出…。

不說那些死在他刀下數以千計的亡魂。當他昂揚的騎著馬經過被他掠殺後征服的城市,縱使街道站滿了對他俯首稱臣的人群,縱使他們把頭低的再低,

也無法去忽略他們眉目間透露出來的憤恨與不服。

但有很多年的時間,銀甲騎士把這一切視為一種成就與優越。

「我不殺他,明天他就會來殺我;我不打敗他,明天他就會來打敗我。」就是這樣的生存守則,讓銀甲騎士毫無困惑的享受這種只存在表面上的臣服,而不在乎是否存在著真心。

 

─那麼有人愛我嗎?

這是一個必然的問題,因為再怎麼樣看似蠻不在乎的一個人,仍舊會渴望有人愛他,會懊惱有人恨他,因為人對愛與恨的認知與情感是絕對的。

銀甲騎士第一個想到的是他的母親。

他有多久沒有見到他的母親?強烈的思念湧了上來,要不是他困在這詭異的地方,他現在最想馬上回家看他的母親。

在他的童年時光,最喜歡的就是每天夜裡,母親到他的床邊唸故事書給他聽。

各種有趣的故事,而且母親溫柔的語調使得故事變的相當的「好聽」。

雖然父親總是表現的相當不屑,認為這些故事不過是浪漫無用的妄想,

但他的母親仍舊持續的讀了好多年。

母親在很多方面都是順從父親的,唯獨這一點,她相當的堅持。

而等到他認字了,母親更是要求他大量的閱讀。

甚至到了銀甲騎士開始做騎士訓練,她仍舊每個月都拿一本新書,要他閱讀完後向她做讀後報告。

母親說:閱讀會使你有力量。

一開始他做的很好很開心,優游在書中的世界,喜歡畫畫的他因此有了許多靈感,他可以感受到那一股「力量」。但當騎士訓練開始,銀甲騎士漸漸在意的是能否跑得最快,

能否舉得起最重的石塊,於是閱讀成了「母親的期望」,成了壓力。

他想起父親說的那一句話:浪漫無用的妄想。

然後這句話在他的腦海裡不斷的漲大。

直到有一天,他拖這疲累的身體回到家,母親提醒他今天晚上是他們「聊天」的時間,

他爆發了,憤怒的對他母親大吼:別再叫我閱讀,閱讀有什麼用!

它能夠讓我力氣變大嗎?能讓我跑得快嗎?

然後他衝進房間,把擺滿書的書櫃拖出房間,推倒,然後甩上房門。

 

傷心但驕傲的他告訴自己,假如他成了第一,假如他可以帶隊打贏一場勝仗,就可以向他的母親證明他今天這個舉動─放棄閱讀是對的。

從那一天起,他與母親不再說話了。

 

不出幾年,他就打贏了第一場勝戰。

銀甲騎士容光煥發、氣勢高昂的站在母親面前,用閃閃發亮的眼睛由上而下的看著他的母親,彷彿在說:看吧!母親,我做到了,我是對的。

他記得母親只是用滿是淚水的眼睛看著他,摸摸他的臉頰說:我的兒子,你能平安回來就好。

一切就如他所想像的那樣,他「證明」了某些事。

幾天後,他在國王賜給他的美麗宮殿裡接到母親寫給他的一封信,信上是這麼寫的:

 

親愛的兒子:

我非常驕傲的看到你的成就,這使我在夢中也微笑。

但我想對你說一件事,其實從你出生我就在想要如何、要在何時把這件事告訴你才是最恰當的,甚至到現在我決定要寫這封信給你,我仍是猶豫的不得了。

請你原諒我的愚笨,如果說這件事讓你產生了不好的情緒或想法,我請求你的原諒,但一方面我有我的期待。

生在這個家庭,你的生命是被註定的。

你還沒出生,我就一直在思考這對你究竟是幸或是不幸,如果你喜愛當一個騎士,那你將相當的幸運;若不是呢?我幾乎可以想像你將過著怎麼樣的悲慘人生。

你的父親,喔,他是一個絕對值得尊敬的人,而他深愛著你,所以希望你也可以享受和他一樣的榮耀,於是他早做好準備要幫助你得到這些。

我,身為你的母親,一直感到猶豫,也為難,猶豫著該不該告訴你,其實你可以不必照著你父親的期望去做;為難著如果我這樣說,對你父親和你會不會是種傷害。

於是我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很古老,但是最可能有用的方法,我讓你閱讀。

「閱讀使你得到力量」,記得我說過這句話嗎?我希望藉著閱讀,你可以看見其他的可能性,當你不斷的累積,發現這些可能性是你喜歡的,你渴慕的,那麼你就將會有力量來對抗早注定好的人生,我是這麼想的。而我也想過,當你決定要來反抗命運時,我將會全力的支持你。

兒子,我很高興你喜歡當一個騎士,當你捨棄閱讀的那一夜,我一點也不生氣,我放心了,原來你願意當一個騎士,那麼生在這個家庭對你來說是相當的幸運。之前是我多慮了,但我想這是我該做的。

兒子,我感到很開心,你是那麼的優秀,我很驕傲。但我還是希望,你可以多多的閱讀,雖然你現在是一個騎士,但你還是有權利可以選擇,你仍舊需要力量,對嗎?

                                                       愛你的 母親

 

銀甲騎士反覆的看著這封信,直到幾乎將它背起來。

他很震驚,有一瞬間他幾乎說不出話來。當他讀著這封信的時候,

他的腦海裡不斷的出現他畫過的幾幅畫,那幾乎已經被他遺忘的東西,此刻不斷的,

鮮明的一直被想起。

然後他覺得事情變得不太對勁,他環顧著他豪華的房子,這是第一騎士才可以住的地方,

他一直很得意,因為他的祖父和父親也住過這裡,但現在他覺得很不舒服,甚至有想哭的衝動。

於是他逼自己不要去想,畢竟明天有一場戰事等著他。

 

來不及了。在那之後,銀甲騎士常有這樣的想法。

 

想到這,淚水已爬滿了銀甲騎士的臉。

樹和湖仍舊靜靜的。

母親是愛他的,他確信,但現在回想起來,他寧可母親沒寫那封信給他,

因為從那一刻開始,一切都不大對勁。

銀甲騎士又累了,經過那麼長的思考與回憶,他感覺飢餓與疲憊。

當他一這麼想的時候,樹上又落下了果子,他撿起來吃了後就睡了。

 

時間是無止境的漫延,沒有盡頭一樣的,令人覺得相當孤獨。

銀甲騎士總是睡睡醒醒,沒天沒日的日子讓他四肢變得相當沉重,

他沒再試著想辦法離開這裡,只剩腦袋仍舊不斷的想事情,想以前的事,想現在的事。

有時候他會花很長的時間回想以前讀過的故事,這時的他心情會變得比較愉快,甚至想到有趣的地方還會笑出聲來。

他沒忘記他最該思考的是想出那雙眼睛是誰的,但想這樣的事是痛苦的,因為他必須赤裸裸的面對「恨」這件事,每一次都令他傷心很久,譬如他想起在某一場戰役裡,他俐落的殺死一個不斷向他討饒的士兵;他想起個穿著紅鞋的小女孩對著他哭喊,你殺了我爸爸,我恨你!他想起…

 

而在今天,他想起了他的父親。

從小,父親告訴他,他出生在怎麼樣的一個家庭,告訴他,他一生下來就被註定要當一個騎士,

告訴他身為騎士是他唯一的該做的事,告訴他成為騎士是最榮耀的…。

父親沒告訴他的,他也知道,只要他成為一個騎士,父親就愛他。

所以他用盡全力達到父親所希望他成為的那個人,但他卻越來越不確定父親是否真的愛他。

當他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好幾次驚險的徘徊在鬼門關前,他都會這樣想,如果父親真的愛他怎麼會要他當一個騎士呢?怎麼會不在他每一次的歷險回家後,像他母親一樣緊緊的擁抱他?

擁抱太奢侈,但甚至連一個肯定的眼神也沒有啊!

─父親愛我嗎?銀甲騎士這樣想。

然後他鼓起勇氣回想父親冷冷的眼神,那雙眼睛總令他在夜裡驚醒。

─等等!那雙眼睛,父親的眼睛!

一陣胃酸翻騰,銀甲騎士俯在地上乾嘔。

從寶劍躺在木盒裡耀出光芒的那一刻,父親就用一條無形的線拽著他。拽著他丟棄期待、拽著他拋棄所愛、拽著他總是心裡一陣陣的發疼。

但他卻從未等到父親對他說一句,你做的很好,你是我的驕傲。

好幾次的衝鋒陷陣,他都止不住雙膝拼命的顫抖,但他強迫他的身體決不退縮,

為什麼,就為了父親,就為了不使父親蒙羞,就為了不辱騎士家族的名。

但就在一次成功佔領一座城池的時候,他接到了父親戰死在別場戰役的消息。那一刻,他驚慌失措,他不知道接下來就算他打贏了勝戰,還有什麼意義;他找不到下次即使顫抖,仍舊要跨馬上陣的勇氣和理由。

 

而現在,他的父親把他困在這裡,為了懲罰他的軟弱嗎?

即使到死,父親仍舊在咒罵著他是一個沒用的兒子吧!

─我想我真恨他。銀甲騎士說。

父親的葬禮上他沒有哭。

現在開始淚流滿面。

 

愛一個人或是恨一個人都需要流淚,沒可能例外。

銀甲騎士用盡全力的哭,聲嘶力竭。

樹和湖靜靜的聽著,對這樣的情景她們已經司空見慣。

因為她們知道,淚流出來,就沒事了。

彷彿找到一個出口和理由,藉由對父親的恨,將被困在這裡的疑惑、怨恨、恐懼…全部宣洩出來。

─讓我出去!讓我出去!我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孩子,別失態。彷彿聽到父親對他說。

─不,父親,我再也不能承受了。

銀甲騎士跳起來,歇斯底里的大哭大叫,並揮舞著手中的寶劍。

淌進湖水,激起白色的水花。雙手舉起寶劍,用力的朝樹砍去…。

然後,「鏗」的一聲,寶劍應聲斷裂。

四周接著亮了起來。

 

 

(九)

突然的光線,刺痛銀甲騎士的雙眼,像被人點了火灼燒一般。

他慘叫一聲,踉蹌的走到湖邊趴下,把頭潛進水裡。

湖水的沁涼漸漸在他臉上擴散開來,舒緩了他的灼熱感;溫柔的水波,輕輕的搖曳他的髮絲,臉上痛苦與悲傷的線條竟漸漸的消失。

好熟悉的感覺。銀甲騎士閉著眼睛想。

 

女孩會用手輕輕的梳理著他的髮絲,一口氣暖呼呼的吹在他的耳際。他閉著眼睛,仍可看見女孩含笑的眼睛。

女孩會在他凱旋歸來時,幫他清理靴子上沾滿仇與恨的異鄉泥土,然後輕輕的嘆息。

女孩不會在他跨上馬準備出征時,站在夾道歡迎的隊伍裡,與群眾搶著為他獻上一朵祝福的玫瑰花。

女孩說:不相信以殺戮為業,會得到祝福。他同意。

女孩,那個他幾乎乾枯的生命,唯一滋潤的一塊,在他不願意放棄當一個騎士後也失去了。

沒有人知道他是多麼愛著女孩,甚至願意為她放棄一切。

在與女孩相識的那個時候,他已經非常厭倦當一個騎士,但他卻一再的忽略女孩暗示他,希望他不要再當一個騎士的眼神。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了,但在當了那麼多年的騎士後,他已經不知道自己除了當一個騎士還可以做什麼,他已經習慣躲在騎士盔甲裡品嚐他生命裡不斷發生的哀傷。

他害怕若他不當一個騎士了,那關於他生命裡的悲劇將會真的成為悲劇,他太習慣用身為一個騎士的理由輕易的去放棄一些可能抓住的美好。

所以當遠方傳來女孩已經和別人相戀的消息時,銀甲騎士驕傲的笑了,

他想的是:這就是我身為騎士的宿命。

人就是這樣,實際上是懦弱的不知該如何是好,害怕未知的失去與擁有,所以把自己過的不好的責任推給命運,推給其他人,然後雙手一攤的說:我也想要如何如何,可是沒辦法啊!

人們想改變一切,卻又希望一切保持原狀。

 

銀甲騎士把頭抬起來,分不清臉上佈滿的是淚還是湖水。

然後他睜開眼,看見那雙眼睛。

他的眼睛。

 

 

銀11.jpg  

 

銀12.jpg 

 

 

(十)

問題的本身遠比答案來的重要。

 

─不可能。銀甲騎士失聲的大叫。

但還來不及為這個驚訝的發現找到適當的表情,銀甲騎士又被眼前的景象震驚的不知所措。

除了仍舊刺眼光亮,他還看見了門。

門,許許多多的門,圍繞在這突然明亮的地方。一扇一扇,忽明忽暗,甚至銀甲騎士無法確定自己是不是眼花,因為這些門似乎都隨意的在移動著。

門意味著他可以離開這個地方?

銀甲騎士緩緩的移動,害怕與興奮,令他呼吸急促、腳步凌亂。但才一個起步,他就踢到了他那把寶劍,「噗通」一聲掉進湖裡,濺起的水花甚至不超過一公分,然後就緩慢而無聲的沉入湖底。

他來得及伸手將它撈起,但他沒有這麼做,只是靜靜的看著,然後感覺心裡的某一個部分正漸漸的被釋放。最後只剩一絲絲的惆悵,一絲絲的在心頭裊裊,一絲絲的很容易忽略。

門,門才是他的目標。銀甲騎士回過神,快步的朝那些門跑去。

紅色的門,打不開。

綠色的門,打不開。

金色的門,打不開。

.

.

.

.

 

─打不開、打不開、打不開…

他瘋狂的轉動門把,但沒有一扇門是打的開的。

─開門!開門!他急切的拍打,抓狂的怒吼。

 

很久很久以後。

銀甲騎士汗流浹背,氣喘吁吁的攤躺在地上,痛苦的閉上眼睛。

他好累,好累,這一切像場整人遊戲,而他是被捏在別人手中不能不參加的小丑。

─究竟是哪一扇門?銀甲騎士心想。

 

─那麼,你想要去哪裡呢?一個聲音這樣回答他。

 

 

(十一) Future

─總有一扇門是為你敞開。

 

─誰?銀甲騎士一震。

四周是安靜的,樹是安靜的,湖是安靜的。只有門不斷的明滅,但也是安靜的。

─你是誰?為什麼要把我關在這裡?這裡又是什麼地方?銀甲騎士說。

─我聽到你的渴望。那個聲音又說。

銀甲騎士驚訝的發現,這個聲音竟只有在他的心裡迴盪,他不是用耳朵聽到聲音,而是用心。

 

─你是誰?銀甲騎士試著用心與那個聲音交談,但他不確定他聽的到。

你放心,我聽得到那個聲音說。

你是誰?銀甲騎士用心說。

我是最愛你也最了解你的人。那個聲音說。

這裡是什麼地方?銀甲騎士用心說。

是一個讓你能夠休息的地方

我不懂。

─那天你用眼睛告訴我,你無法再繼續下去,你需要休息。

─那一雙眼睛,我的眼睛?

─對。

─好,不管怎麼樣,我要離開這裡。

─門在那裡,你隨時可以離開。

─可是它們全都打不開。

─那是因為你還沒確定你要去哪裡。

─我要離開這裡!銀甲騎士咆哮。

許久,那個聲音都沒有再出現,一切又回到原點。

銀甲騎士頹然的坐在地上,開始靜靜哭泣。

 

這裡有一棵高大的樹木,多高不知道,因為天是黑的,而樹就這麼直直的伸入黑色的天空中。

這裡有一座湖,湖面漫著銀白色煙霧,寒冷刺骨;湖底透著光,不亮,就剛好照亮四周,再走遠一點就什麼也看不見了。

還有一位銀甲騎士。

曾經是騎士,因為他的盔甲已鏽,寶劍已失,無法再打戰。

他正流乾最後一滴淚。

─你快瞎了,你將會看不見任何東西。那個聲音出現了。

─我知道。銀甲騎士說。

─不過你卻看的更清楚了,是嗎?那個聲音說。

銀甲騎士點點頭。

─你想好要去哪裡了嗎?

銀甲騎士再度點點頭。

他豁然起身。

眼前只剩下一扇門。

他走向前。

輕輕的轉動門把。

門開了。

 

 

 

---------------------------------------------------------------------------------------------------------

                     The  End

               

銀甲騎士主要精神,銀甲騎士擁有每個人都可能有的問題,

驕傲、身不由己、渴望愛、魯莽、軟弱、自溺、逃避等。

於是把生活過得很不好,幾乎迷失,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什麼而存在著。

但銀甲騎士像大部分的人一樣,即使生活充滿苦與不悅,仍舊繼續的過著日子。

而原因是,外在的一切逼著我們不斷的向前,無法停止,我們沒有時間好好的想一想,然後試著想辦法找到信仰與力量去掙脫。

所以我創造了一個地方,讓銀甲騎士可以好好的想一想,這個地方提供它基本的維生條件,他出不去,所以只好靜下來想。最後想清楚他想要的,於是開啟了屬於他的一扇門。

 

 

這裡原本只有一棵樹和一面湖,四周便是無邊無際的孤靜和黑暗。

銀甲騎士,因為某一天他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然後就一直努力的找方法離開這裡,所以待在這裡越久,就表示他能出去的機率越小。

 

 

"沒有名字的男孩"我們將再10月份與大家見面~~

大家多多支持 伍里霧  和   YAT

 

創作者介紹

華人版圖 - 華版幫

chinapubl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