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 搶先讓大家看了 "銀甲騎士" 前三篇,
或許是我的前言,讓大家太過專注看這篇故事

所以心裡的期待   是希望可以從故事開頭就   可以看到些什麼

甚至想理解 伍里霧  想表達什麼

所以很多朋友跟我反應 看不懂故事的開端


其實故事怎樣開始都不重要
就像是很多雋永的書 故事的開端  一點都不重要

故事的開端  只是粗淺的交代  或許跟故事本身沒有太多關聯性也不一定

今天 大家繼續看後面幾各篇章

大家可以先拋開所有的想法

把我之前那一篇 告訴大家的 我的讀後感想拋開

大家用非常客觀 及輕鬆的態度 好好的閱讀下去

跟著"銀甲騎士"繼續往下走 往下探尋

 

銀甲騎士  Part 2


 

()

─還有多久,樹上才會掉下果子呢?銀甲騎士想著。

他打算就這樣一直趴著,直到果子從樹上掉下來,然後將它撿起來,用湖水清洗後吃掉。這是他一天中唯一要做的事。

 

─這面牆會有多高?我爬的上去嗎?銀甲騎士思索著。

他往上跳,但那面牆似乎比他跳得還要高許多。

他四處摸索著,試著要往上爬,可是光滑的牆面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讓他施力向上。

─沿著牆走,如果這是一個由牆圍起來的空間,那麼必定有一扇門是這個空間的出入口。銀甲騎士想。

 

黑暗中,堵實的牆像大海中的一塊浮板,對沉溺其中的人來說,代表莫大的希望,緊握住後至死方休。銀甲騎士走的很緩慢,因為每走一步就要仔細的四處摸一摸,他害怕錯過哪一個可能,可能是一個開關,一個把手,一個洞口…,他不知道,但卻都可能是他能夠離開這裡,或是改變現狀的機會。

 

不知道該用什麼單位來描述銀甲騎士究竟走了多久,或走多遠,總之,這段路程遙遠到足以消耗掉一份夢想與希望,銀甲騎士再度坐了下來,靠著牆。

 

─或許我的假設是錯的,這裡根本沒有一個對外的出口。銀甲騎士絕望的想著。

他好厭倦眼前的黑暗,他已經好久沒有「看」到東西了。

他再也按耐不住,銀甲騎士脫下他的銀甲手套,面對牆向後退了幾步,盡可能向上用力的朝前方丟去,他要看看這面牆究竟有多高。

 

他聽到「咚」的一聲,是手套撞擊到牆面的聲音,這面牆比他想像的要高得多。

他原以為手套會被丟到牆之外,因為以他的臂力,手套必定被拋的很高很高,而如果是這樣,他可以試著爬牆。

又是一聲「咚」,是手套被反彈後墜落地面的聲音,但銀甲騎士不敢隨意的走動尋找,他怕他會失去方向。

於是,他失去了的銀甲手套。

失去與得到之間究竟能不能換算?銀甲騎士失去了他的手套,換到了一個令人絕望的答案。

這樣看似相當的不公平,但是人生的規則總是這樣的,你無法先得知你將得到什麼,再來考慮要不要失去;總是得先付出後,才能打開包裝,看到你得到的禮物是什麼,不管是快樂、悲傷、成功、失敗…,你全都得收下。

 

─我應該不要離開那個地方。

「任何時候都不應該背棄光明處」銀甲騎士想起了他們騎士家族古老的訓誡。

他應該待在那個地方,起碼會有水喝,然後他可以嘗試著爬樹,對!爬樹,他可以爬到高處,看看他究竟被困在什麼地方。

為什麼那時就沒有想到呢?他太急於表現他的勇氣和傲氣,不願接受他被困在這裡的處境,拼命掙扎的結果,就是讓自己陷入更難堪的地步。

銀甲騎士非常懊惱,有想哭的衝動,但他忍住了。

─我現在要想辦法回去。銀甲騎士在黑暗裡說。

 

 

()

一陣聲響,果子從樹上滾落了下來,銀甲騎士坐起身來,將散落一地的果子收集在一塊。

從他重回這個地方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果子掉落下來,這也是他為什麼待這裡那麼久,還沒被活活餓死的原因。

果子的樣子很奇怪,不是他認識的任何一種水果:水滴形狀,表皮是紅色的,裡面的果肉則是綠色的,味道有點像火龍果,只有淡淡的甜味,但口感卻是脆的。

 

─我要放棄這面牆嗎?銀甲騎士思索著,遲遲無法下決定。

如果他想回到那個地方,照常理說,他必須先沿著牆往回走,然後在那一個信念得到實現的地方,放棄那面牆,背對它往回走。

「放棄」是一個痛苦的過程因為它有可能因此得承載更多的遺憾。

於是堅持下去是被鼓勵的人們紀錄了許多堅持下去就會成功的例子,然後一直傳頌下去,很是煽情,卻沒說出實情。

所以很快的就會發現,當未知與困境在面前時,堅持和放棄其實沒有兩樣,它們只是選擇,不是答案。

銀甲騎士準備回頭,他選擇「放棄」。你不得不佩服他的是,銀甲騎士是一個願意一再嘗試並付諸行動的人,有一天,可以歌頌他的「放棄」,因為那需要更多的勇氣。

 

回程的路他用相同的步伐,因為他得憑「感覺」來找到那個轉折的地方。

 

又是一段漫漫長路阿!飢餓與疲憊使他彎曲了背脊,幾乎也快握不住他那把重達三公斤的寶劍。

假使現在有誰想攻擊他,他也舉不起寶劍來迎敵了,於是索性把劍收進鞘裡。

寶劍對一個騎士來說是最重要的,他代表著騎士的一切,身份、尊嚴、戰績…。

銀甲騎士在大約十歲的時候,當然,那時的他還不是一個騎士。

有一天,媽媽為他穿上一件絲質的上衣,領口打了一個垂吊式,不太像是蝴蝶結的蝴蝶結,褲子則是燈芯絨的馬褲,然後腳上穿著一雙全新的馬靴。

整裝好之後,他的父親就帶他出門了。馬車載著他顛顛簸簸的前進,晃著他必須緊緊的拉住他父親的手,才不至於東倒西歪。

他隱約的知道父親要帶他去哪裡,他不想問,因為問了也改變不了什麼。

他想起他才畫一半的一幅畫和才堆一半的一座積木城堡,如果將它們完成,會是怎樣子呢?

馬車一個剎車,停在鐵匠的店舖口,銀甲騎士從馬車的窗口看出去,正好看見鐵舖的招牌,招牌上的一個字母「R」的漆已經剝落,變成一個「P」,不過那也改變不了它是一個鐵舖的事實。

幾個禮拜後,一把躺在華麗木盒子裡的寶劍送到銀甲騎士的面前。

寶劍的光輝使得滿室生華,他興奮無比卻帶著憂傷,他終究沒來得及沒完成那幅畫。那一天,他成為一個騎士,也知道從此,快不快樂都是另外一回事,因為他是一個騎士。

─大概就是這裡了吧!銀甲騎士內心激動的想。好,我要放手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細微但卻清楚的光線從遠處射過來。銀甲騎士靠著牆跌坐在地板上,開始不自覺的哭泣。

因為他可以看到遠處,光的來源,那座湖。

 

 

() Present

銀甲騎士現在所遭遇的是他這輩子以來最難堪的情況,為了保暖,他必須捲縮著威武的身軀;為了果腹,他得吃掉即使被摔得稀巴爛的不明食物。

但身體的苦並不是他會如此消沉的主因,而是他無法做一個騎士最該做,也只會做的事─奮戰。

 

雖然是微弱的光線,卻刺得銀甲騎士睜不開眼,淚流滿面,當然,淚流滿面不只是因為刺眼,更多的是感動。

黑暗對人類來說是一種折磨,所以即使是再微弱的光,仍可以帶給我們無比的希望。

像牽引著回家的路一樣,銀甲騎士沿著光回到了湖邊。

飢渴令他一見湖水就瘋狂的撲上去,摘下頭盔,把頭埋進水裡,大口大口的喝起來。

他從不知道「水」的滋味這麼美妙,他可以感覺到冰涼的湖水滲透進他每一處發脹發熱的細胞裡,安撫了他緊張的神經。

連思緒也慢了下來,任憑水波輕輕的搖晃著他的腦袋,任憑水流溫柔的梳理著他的髮絲,他幾乎想就此閉上眼睛,永遠的。

一陣巨響驚嚇了他,騎士擁有的本能反應讓他快速的站起身來,抽出腰間的寶劍備戰著。

銀甲騎士馬上找出了巨響的原因,樹的四週散落著類似果實的東西,看樣子是從樹上掉落的,因為有幾顆果實已經被摔爛,露出綠色的果肉,散發著撲鼻的香味。毫不猶豫的,銀甲騎士拿起了一顆果實,狠狠的咬了一大口,咀嚼,吞嚥,然後再咬一口,咀嚼,吞嚥…,直到他吃光地上所有的果實。

如果不是食物當前,銀甲騎士根本忘記自己究竟有多久沒有吃東西。

他吞下最後一口果實,虛脫的原地倒臥,他好累,好累,先什麼都不想,舒舒服服的睡一覺吧!

有時候,有些事情就是不能如你所願,你越想去做,就會更加的窒礙難行。

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你不可能永遠是贏家。

這是事實,而面對事實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接受。

 

經過深長的睡眠,銀甲騎士恢復了體力。他站起身來活動四肢,拔起劍比畫了兩下子,身手仍靈活,他又充滿了信心,他認為他一定可以離開這裡。

 

 8.jpg

 

 

()

銀甲騎士一直在思考,那雙眼睛究竟是誰的。

他有想過是某一種邪惡的咒語。雖然身為騎士的正氣一下子就把這樣的想法推翻,但隨著事情越來越詭異的發展,他開始相信以前從不相信的事。

這有多難?對人類來說,要讓他相信以前從不相信的事?不難,只要把一切發生在他的眼前。

「眼見為憑」─身為人類的驕傲與錯誤。

 

精神飽滿的銀甲騎士又重新恢復了信心。不得不佩服他啊!一次又一次的失敗與打擊,他仍可一次有一次的站起身來。

銀甲騎士準備開始爬樹。對他來說會不會很困難?一個身在貴族家、整日在陸地上征戰的騎士,他懂得爬樹嗎?他爬過樹嗎?很多人都知道,爬樹可是要經過訓練和有與生俱來的天份。

畢竟征服一棵樹,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的事。

不過,恰恰好,銀甲騎士能。

銀甲騎士想起在他家的院子裡,有一棵他爺爺種下的樹,枝葉茂盛,樹幹粗大結實,代表著他們騎士家族的形象。

五歲時,他的父親就帶著他到樹下,指著幾乎跟天一樣高的高度說:把樹上那一棵果實摘下來給我。然後就走開了。

小手小腳的他奮力的往上爬,粗粗的樹皮刮在他的嫩手上,留下一道道的紅色痕跡。

侍衛們全站在樹下,緊張兮兮的張開手,害怕一不小心漏接了這個騎士家族的唯一繼承人。

忘記是經過多少天的努力,身上爬滿了多少條的傷痕,銀甲騎士終於達成了任務。

站在高高的樹上往下看,父親正以驕傲的眼神仰望著他,他永遠都忘不了那一刻。

也就是這樣,幾年後,他不由分說、心甘情願的承接父親對他的期望。

從此,他活在渴望父親再一次驕傲的仰望著他的日子。

想及此,銀甲騎士不由的向下看。但依舊只有那漫著白煙,透著微光的湖。

回過神,銀甲騎士伸手準備抓住較高的枝幹再往上爬,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當他一抓,枝幹上竟一瞬間長出無數根刺。

─啊!銀甲騎士趕忙將手收回。

但已來不及,點點鮮紅的血慢慢的滲出來。

痛。

好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他幾乎已經忘記什麼是單純的痛的感覺。

這些年的南征北討,難免受過大大小小的傷,然而這些痛只是為了證明存在,只是代表榮耀,只是說服自己再發動下一場戰爭的理由。

他換另一隻手,抓住另一枝樹枝,樹枝又迅速長出了刺。突然間,整棵樹微微的顫抖,樹葉之間彼此摩擦的瑟瑟聲,令人不寒而慄。

仰頭看,刺竟從上而下一路快速的長下來,有些甚至相當粗大,足以刺穿一個人。

銀甲騎士快速的撤退,快接近地面的時候乾脆一躍而下,跌倒在地。而當他的手接觸到地面的那一瞬間,樹停止顫抖,刺也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見,變回原本那一棵高聳入天,安安靜靜的樹。

─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銀甲騎士抽出寶劍憤怒的亂揮,並狂吼。

但這個地方仍以一貫的沉默對待他。

又再一次的用盡力氣後,銀甲騎士仰躺在地上大口喘氣,直到又沉沉的入睡。

 

一陣聲響,驚醒了銀甲騎士。他看見散落一地的果子,拾起一顆,狠狠的咬一口,任由汁液沿著他的脖子流進盔甲裡。他決定什麼都先不要做,先好好的想一想。

沒錯,他一直都太急於想離開這裡,但他卻從未去想他為什麼會來到這裡。有人說,解決事情必須從它的根本去探求。他怎麼就忘了呢?

 

 

 

創作者介紹

華人版圖 - 華版幫

chinapubl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