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名字的男孩

這本書是華版下半年的 "重點書籍"

雖然 YAT 伍里霧  是出版界的新人

可是他們的作品醞釀很長一段時間 了......

上個禮拜  拿著這本書的文稿  跟經銷商開會

跟他們介紹這本書的同時  有種莫名的驕傲

因為 伍里霧 是一個讓我們覺得很欽佩的作家......

一個二十幾歲的女生  她對 "愛" 的看法   有著特殊的觀點

愛  有很多種  所以情感表達上也有很多方式

很多書  甚至很多人敎我們如何去愛別人

但是卻忘了 在愛別人的同時 你是否夠愛自己

它   不是一本愛情小說  

它 是一本有魔力的書

讓你更有勇氣 更懂得如何愛自己  然後愛別人

每個人都希望身邊的人  可以更愛自己

但這些愛  你是否可以得到   完全憑你自己   給了別人多少愛和溫暖......

 

這本書尚未問世

但是我迫不及待 的想跟大家分享

這些故事 和 YAT 及伍里霧這對堅強的組合

 

第一篇故事 - 銀甲騎士

故事結構簡單 , 但卻寫盡了很多人的現況和心境......

對於現況的不滿    但還是繼續過著生活

為什麼 ...................

或許你看完這篇故事 你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

 

銀甲騎士  搶先看

  

Past

()

裡原本只有一棵樹和一面湖,四周便是無邊無際的孤靜和黑暗。唯一的光亮來自於湖底,光亮的範圍大約是半徑三十公尺的圓,走出這個圓,就看不到任何東西了。

湖面妖嬈瀰漫著白煙,湖水冰涼刺骨。

樹直衝天際,多高不知道,因為天是黑的。

幾天前,或許是幾個月,抑或是幾年前,正確的時間不知道,但這個問題並不困擾著樹和湖,因為她們一開始就待在這裡,而且會一直待到最後。感到困擾的是銀甲騎士,因為某一天他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然後就一直努力的找方法離開這裡,所以待在這裡越久,就表示他能出去的機率越小。

銀甲騎士打個冷顫,醒來。大多數的人都認為這堅固且閃閃發亮的盔甲很保暖,但其實不然。

銀甲騎士翻了個身,讓久臥的身軀伸展一下,然後輕輕的嘆一口氣。

─那一雙眼睛到底是誰的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銀甲騎士最想知道的,因為他認為這是他之所以會遭遇到這麼多匪夷所思的事情的關鍵。

事情是這樣的:

當時他正在奮勇殺敵,他知道只要他贏得了這場戰役,就將封官晉爵,榮耀他一脈相傳的騎士家族。但這是一場苦戰,已經打了九九八十一天,銀甲騎士所帶領的軍隊仍無法攻破敵方的城,這是前所未有的情況,於是讓銀甲騎士有些心煩意亂。雪上加霜的是,糧食後援因為天氣的關係,無法及時運送。也就是說,再過兩天,軍隊就要斷炊了。對騎士而言,飢餓往往不只是飢餓,而是一種極大的屈辱。於是銀甲騎士下了一道命令,要伙軍把剩下的糧食全部煮了,所有的士兵飽餐一頓後,將進行決一死戰。「死戰」,是每一個騎士所追求的光榮時刻,他們視之為極高尚的情操。

戰角響起,銀甲騎士夾馬向前奔馳,這是他再熟悉不過的肢體動作,舉刀落下,一次一顆人頭,弧度優雅且俐落。但敵人因為地勢的關係,佔了居高臨下之利,雖然銀甲騎士的軍隊已經衝破了第一道重圍,但死傷的人數卻以倍數在增加。銀甲騎士暗自算了一下,以這樣的速度,還沒攻到城門,他們恐怕就要全軍覆沒了。一陣嘔吐感湧上來,銀甲騎士差一點沒閃過向他迎面揮來的利刃,撲鼻的血腥味摻雜著風沙,又使得銀甲騎士連連作噁。銀甲騎士的大半輩子都在戰場上度過,早就對這樣的味道免疫,怎麼會偏偏在這樣危急之際,感到不適呢?人影在面前晃動得好亂,惡臭味也越來越濃,銀甲騎士的手越來越軟,但他還是緊緊的握住寶劍,奮力抵擋敵人對他的攻擊。

突然間,就那麼一眼,他看到百尺外的藍天白雲,就那麼一刻,他突然好渴望自己能夠離開這個地方,到那片藍天白雲下,也就在那麼一瞬間,一把劍朝銀甲騎士的心臟刺去…

然後,銀甲騎士看到了一雙眼睛。

然後,他就出現在這裡了。

 

 銀4.jpg

 

()

銀甲騎士又嘆了口氣,飢餓與寒冷使他非常痛苦,翻了個身,讓肚子貼著地面。隔著盔甲,感覺很不真實。

 

─我死了嗎?

銀甲騎士醒來後的第一個問題。往胸口摸去,一陣冰涼,心臟已經沒有跳動了。

─我真的死了。銀甲騎士肯定的想著。

長久一來,他一直在猜測自己究竟會如何死亡。戰死在沙場上是身為騎士最榮耀的事,現在他算是如願以償了。

─原來這就是死後的世界啊!

銀甲騎士過分仔細地環顧四週,用好奇取代他的恐懼。恐懼感對一個騎士來說也是一種恥辱,所以他早學會幾千種方式用來忽略恐懼。他發現他正仰躺在泥土地上,耳邊有細細的水流聲,頭的左側有一棵大樹,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銀甲騎士撐起上半身,發現他的手有一點麻,而他的寶劍掉在距他的手十公分處,劍柄的部分沾了一些泥土。銀甲騎士拾起寶劍,用手抹掉寶劍上的泥土。他利用寶劍當杖,站起身來。天啊!他究竟躺在這裡多久了?他可以感覺到他的血液已經沉澱在他身體的某個部分,當他一移動,血液便傾洩而下,在體內流動了起來。

銀甲騎士被這個感覺嚇了一跳,接著胸口一熱,心臟竟砰砰的跳動了起來。

─死而復生!

銀甲騎士又往胸口摸去,然後恍然大悟地笑了出來,他隔著厚厚的盔甲,當然摸不到感覺不到心跳與熱度啊!記得好久以前,曾經有一個人把耳朵貼在他的胸口,淡淡的抱怨聽不到他的心跳聲。記得那時他哈哈大笑,得意的說那是因為他穿著他們家傳的盔甲啊,這可是每個騎士都夢想要得到的!他忘記那一個人有沒有像他現在一樣恍然大悟的笑出來,因為那真的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四周的無聲襯托著他的心跳聲分外清楚。銀甲騎士仔細的聆聽,甚至有一點入迷,他真的好久沒有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了。理由很簡單,死,他認命的接受,連害怕和遺憾都不要,那麼,活著,就像一份大禮一樣,值得心跳加速的慶祝。

 

─於是這裡究竟是哪裡呢?

一開始,銀甲騎士認為他必定是被敵人俘虜了。但很快的,銀甲騎士推翻了這個想法。這裡真是夠暗的了,銀甲騎士小心翼翼的往光源走去,然後他發現,原來光是從湖底透出來的。看到湖,他才發現到自己有多麼的渴,他跑向前,趴在湖邊,用手接湖水來喝。湖水冰涼刺骨,銀甲騎士可以感覺到那一口湖水,從他的嘴巴,衝入他的喉嚨,經過食道,流進他的胃裡,凍得他直打哆嗦。他沒有勇氣再喝第二口了。

銀甲騎士拍了點水清洗他的寶劍,把寶劍收進鞘裡,站起身來,拍拍身上的泥土,睥睨的環顧四周。心想,不管這裡是哪裡,我已經準備好要離開了。

 

 

()

會用多久的堅持去換取心中理想的消失?如果用時間計算,是一年,兩年還是十年,或者甚至是一輩子;還是用次數計算?一百次,兩百次或是一千次。然而會不會理想其實從未出現與消失,只是人認清了事實。銀甲騎士堅持離開這裡,然後他會發現他的堅持毫無意義。

 

當他踏出光亮的邊緣,黑暗就吞噬了他,眼睛在這裡完全不管用,閉上或睜開都毫無意義。他緊握著劍柄,隨時準備拔劍出鞘,不過他知道,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如果那個有心把他困在這裡的人要偷襲他,那他可是沒有什麼勝算。銀甲騎士的大拇指來回摸搓著劍柄,這是他感到恐懼或不知所措時的下意識動作,不過他並不知道。往前走了許久,銀甲騎士覺得他像一隻被黑色麵團裹住的螞蟻,黑暗黏附著他,壓迫著他快不能呼吸,即使他能在細縫中爬行,但他卻不知道哪裡才是出口,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正朝著出口的方向前進,而他的雙腳已漸漸沾黏了黑麵團而變得沉重,不良於行。

銀甲騎士繼續在黑暗中行走了很久,漸漸感到了疲憊和飢餓,於是他決定坐下來休息。

 

─或許這是一個沒有盡頭的地方,最後我會餓死在這裡。銀甲騎士思索著。

他想起有一個人曾跟他說,「任何東西都有盡頭。」不知道那個人所說的東西包不包括他現在這樣的狀況,應該有吧!他說的是「任何東西」,說的那麼斬釘截鐵,那麼絕對。而這樣似是而非的話,因為聽起來頗有道理,所以往往會被人照單全收。然而如果不幸,就將會終其一輩子都抱著這樣模糊的概念活著;如果夠幸運,就會像銀甲騎士一樣,有機會坐下來,仔細的去想,去推敲這句話的真實性。但回過頭來說,銀甲騎士現在可沒有資格去懷疑這樣的說法,因為他如果不全然的相信那樣的說法,那他將會徹底崩潰。人生往往有必須要不容懷疑、孤注一擲的時候。

念及此,銀甲騎士又站了起來,他又重新堅定他的信念,他只要一直走,到了這個詭異地方的盡頭,那他就可以離開這裡了。才跨出第一步,就毫無預警的被推倒在地。

─是誰?儘管眼冒金星,銀甲騎士仍趕忙站起來,拔出寶劍。

他害怕的等待著,但沒有任何的回應,眼前仍舊是一片漆黑。他慢慢的摸索著前進,然後,他碰到了,他碰到了一面牆 (當然,牆,是銀甲騎士用他的觸覺與理解能力判斷出來的),而他剛剛是被那面牆撞倒在地的。

銀甲騎士笑了!

─盡頭!

銀1.jpg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華人版圖 - 華版幫

chinapubl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